7.12近日生活小结

发布于 2022-07-13  136 次阅读


KF一直有一个“图片来源求助”板块,里面有大佬帮忙找图片来源在哪;这板块我本以为自己用不到的,毕竟自己也有查找图片来源的网站,不过最近突然想到去找一下自己桌面主题的壁纸,这肯定是同一个系列 的,但自己之前删了几张,如果能查到图片来源,不仅能恢复那几张删去的壁纸,还有可能找到新的;自己还是先尝试不求助,通过自己查询看能不能搜到,意外的是第一张就搜到了,但并没有左边的文字,只有右边的点兔图,而且作者的作品中并没出现其他几张我想找的点兔图,自己想了一下便明白了,这套点兔系列壁纸应该是右下角那个网站的作者自己去网上找其他插画家的点兔作品,然后自己通过修图做出来的;那作者也是蛮厉害的,不光要抠图,还需要贴阴影啥的,作品完成度相当之高。

剩下两张壁纸没能找到来源,其中一张虽然是搜到了,但作者的发帖时间明显对不上,所以最后还是去KF发帖求助,问壁纸的来源,以及右边点兔图的来源;很快就有大佬回复,帮我找到了点兔图的来源,一张是P站画师的图,还有一张yande.re图集的链接,我正讶异这链接也不是作者啊,查了一下图集的标题,原来是官方出品的设定集啊,那明白了,话说中这设定集中的点兔图真的都好好看,虽然壁纸没能问到出处,但以后自己提升了PS技术,就可以自己修图,把设定集里的这些图自己做成壁纸了,期待。

又开始进行网站建设相关的工作了,起因还是觉得网站音乐太落后了,需要更新;顺便就想把评论功能也修复一下,但有点麻烦,打算放到后面再做,自己先把音乐更新了吧;本以为是简单的小事,先把酷狗的歌单传到网易云,意外的十分简单了,虽然桌面端不行,但移动端的APP可以直接复制链接然后导入,这样把酷狗的所有歌曲在网易云这里合并成一个歌单“网站音乐”,无非有几十首版权没有所以导入失败罢了;合并成一个歌单后,按之前的方法,更新插件里面的歌单选择就好了,但更新后无论怎么刷新网页,别说以前的歌曲了,连一首歌都放不了,播放器那的歌单内容根本就是空白的;怎么回事捏?那问题肯定出在插件本身上,插件更新后,发现界面变了,最下方有个管理面板,但链接打开却是不同于旧版本管理页面的新网页,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进了别的插件管理页面,后面才发现其实就是插件版本更新了,老管理页面已经作废,只不过是我一直没更新插件版本,所以之前还能继续生效;新的插件需要购买,7.77永久,比起旧版本的全功能几百块,确实是好多了(虽说旧版本也能免费用阉割版的);新的插件页面也简单了很多,直接导入歌单id就能生效,并不需要额外的设置,然后刷新网页,播放器就生效了,不过不管怎么调,就是调不出自动播放的功能,不过也没关系。

高桥和希老师去世了……看到新闻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他才刚60岁,在日本这还算是中壮年的年龄呢;死因也是实在令人扼腕,老师喜欢深潜,结果这次出事了,遇到了危险的海洋生物;还记得小时候,一直梦想着以后去日本,要找机会让高桥老师帮忙签个名,不想从此以后,这个梦想彻底无望了……安息吧,高桥老师,祝您在那个世界,也能过得幸福快乐。

老妈帮我取回快递,除了人力资源的证书,竟然还有一个胡桃的挂件?看了一下,应该是米游社的兑换奖品,过了这么久才发货吗……不过想了一下,上海那边前段时间一直疫情,可能因此才拖到现在吧。都已经半年多没玩了,这时候收到这个,但还是蛮开心的。

连着几天疯狂补博客,闭门不出,连娱乐活动都缩减了很多,所以疯狂地想要找人出去玩,聊聊天,运动一下身体,但一个都叫不出来……老凯说太热,郑宇航说不会打球,大胖要跟朋友玩;唯一的指望聃聃哥,竟然说本来就只待半天,晚上就回去了,所以就不来我这了……唉,怎么感觉恢复了大三下时那种状态呢?哈哈,开玩笑的,写博客又没啥压力,总之如果真想着社交的话,那就应该把这份想法转化为尽快补完博客的动力,毕竟写完博客就可以开完VRCHAT,就能跟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聊天了不是吗。

了解了一下TOPIK考试。10月份就是TOPIK考试了,跟日语一样也是一年二次,现在正是报名下半年考试的时候,沪江的班级群里,老师发消息提醒了,虽然肯定不会去考,但还是想去先了解一下,毕竟是一个语言证书;价格是400,比日语良心多了,考点应该比日语少很多,好像浙江这里就一个考点,可能要做高铁去考了;能力等级分为6级,跟日语相反,1级是初级,6级是最高级;《延世韩国语》一共6册嘛,学一本就是1级,那感觉还是挺好的,学完一本就能清楚自己现在的韩语能力等级,但TOPIK考试除了初级的两级,后面的考试都是有写作的……这点比日语麻烦多了,但反正我学完沪江的课程也最多2级,不需要考虑这些事;姑且先去报名注册一下看看,试了下能不能直接进,因为感觉都是教育考试网的,说不定能通用,但并不行,得重新注册,弄好之后就提交照片,但教资能通过的照片这里却是不知为啥不符要求,可能是太模糊了吧,那看来这AI审核还是挺牛的。

这周末的第二次东风战打的极为吃力,本来就觉得一直状态不佳,果然到了场上还是一样,尽管没有出现上次一样的第三轮的鸡打,但确实运气很差,起手都有点烂,最后以232的成绩收尾,看了一下规则,还发现自己原来掉分了,这次比赛的名次码点跟雀魂还是差了不少,1位+27,2位只有+3,三位要-9,四位只扣21,也就是说2位并不赚,3位比正常要亏很多,4位也没扣那么狠,但1位是非常非常赚的,另外素点1000就折算1点积分,所以我的雀魂打法很可能就不适应这个比赛;晚上强哥给热水讲谱,搞了个B站直播姬然后开播,看了那谱直呼滔天牌浪,为啥我就遇不到呢?但热水打的说实话有点烂,不光立直判断上很奇怪,还出现了几处我上周第三轮出现的鸡打,不过麻将果然运气游戏,这么打也还是吃1了。之后几天我们又催强哥直播,后面他甚至主动直播,然后@全部人直播间链接,这样有时就还可以看看他直播,蛮有意思的,正巧我电池用不光,还给他刷了一些礼物。不过今天送礼物的时候倒是被他认出来了,说“感谢秀哥送的礼物,破费了”,我奇怪他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大胖发消息问我考研的事情,我问他为啥考研,他直白的说还想再轻松两年,给我听傻了,真就掩饰都不掩饰一下吗?他想报水一点的学校,而且也不打算转专业,因为觉得跨专业考研太难,但土木专业查了一下,我们学校也没有硕士点,土木考硕确实很少听到,估计这样的学校也难找吧,更何况他还一定要浙江省内甚至杭州市内的高校;聊了一会儿他突然问我还在凤仪家园吗,想问我明天出不出来吃个中饭,他中午午休有两小时,在河畔新村那里,可以一起吃个饭;其实我还是更想平日出来玩,而不是中午这么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吃个饭,但反正也不远,而且也是难得他约我,就还是答应了。

结果第二天还没见面就闹出了无语事件,本来他发定位给我,我骑车跟着导航直接到了河畔新村正大门,跟他发消息说我到了,小区正大门,他却问我是不是方向不分的,我以为他去别的大门了,就高德地图看了一下位置,发现这个正大门是西南门,就跟他讲我在西南门,还发了地图截图给他,心想这下没错了吧,结果等了老久,他却发消息过来说你咋不在?我正疑惑,原来他去了凤仪家园的门……他说看消息,还以为我说的“小区正大门”指的是凤仪家园,我哭笑不得,你都发位置给我了,我到自家小区门口有啥意义啊,而且我不是发了地图截图吗?他说还以为是要去那吃饭呢……

美团上选了一家附近的地锅鸡,评分也没有特别高,但也没有别的合适的了,毕竟大胖说不想吃烤肉,可是等会合时他还说地锅鸡也不想吃,吃东北饺子算了;这我就不谦让了,都让我高温下等了这么久,这次必须听我的,再说东北饺子也太捞了,外卖不是随便点的,也不适合作为聊天的环境,等进了店里面他还在说自己肯定吃不下,得靠我把菜干掉了,我说那你早饭就少吃点啊,然而他早饭并没吃,他说只是单纯夏天没胃口罢了,那你现在还能有140体重?惊了。

坐下吃饭,首先跟他讲了前几个月去见其他小时候玩伴的事情,结果没想到他根本就不记得郑宇航了……不过我仔细想了一下好像也有可能,大胖是后面几年跟我们一起玩游戏王比较多,郑宇航跟我们玩的时候还是滑板玩的多吧,所以两人可能见面的很少;他记得的小伙伴只有老凯、柳杨、王凯、徐磊、波塞东等人了,对于老凯他还是很关心的,我跟他说了一下老凯最近的情况,感觉还是不错的;意外的是他那非常了解柳杨的情况,原来他爸跟柳杨算是同事,然后柳杨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天天唠叨柳杨怎么啦怎么啦,听得他很是烦。我问起他现在的工作还有生活情况,他说就在这公司混日子,他老妈同学帮忙找的,一天实际就工作一两个小时,其他时间就闲着没事干,平时就看看LoL比赛然后赌点钱,把我听傻了,身边还真有lol比赛的“赌狗”啊,算上方浩,好家伙,身边“赌狗”“倒爷”全齐了哈哈哈;他说第一次就赚了好几百,不过后面又赔光了,也就赌着玩玩,这样看比赛也更加精彩,那倒是确实;我说那你既然平时无聊,就应该多发掘一些兴趣爱好啊,要向好,但他就一副摆烂的样子,说自己也没挂科,就这样也没问题,还说跟我出去玩很没意思,不如跟同学去打麻将( ̄ε(# ̄);谈起麻将,我说我现在在玩日麻,还参加了比赛,你也可以试试啊,他表示没兴趣,说自己在寝室经常跟同学玩手搓麻将,还赌钱,同学都不会杭麻,能赚他们钱,干嘛要学日麻;还有就是大胖原来下学期才大三,我还以为他明年大四了呢所以才问我考研的事情;问到之前他工地工作的事情,他给我描述了一下,差不多就是在房顶上往下拉绳,被阳光直晒,这样工作了一个月(没我想象中那么久),一周双休,还经常中途请假,那我觉得也还好啊;聊到他们寝室,他说两个学生会的,还有一个是主席,同时要忙国赛,连着两周凌晨两三点回来,然后早上六点又出去,每天只睡三个小时,我听的都傻了,努力到这种程度,怎么会在台州学院,应该是清华北大的吧……大胖都开玩笑说巴不得舍友撑不住挂了,然后自己好保研;对了,当谈到我想组织的小时朋友聚会时,大胖说那太尴尬了,都不熟,说自己不想来,其实我有点理解,但等我真办了肯定要硬拉他来的。之后聊到他小学的事情,他说他信达小学那些同学是真的有钱,甚至还有身价几百亿的,临平一条街都是他的资产啥的,我是不信,这么有钱还送孩子来信达读书?他说真的,因为自己老爸之前就是在那个同学爷爷下面公司工作的,而且那同学每天都是豪车接送,还有的同学爸妈是富邦老总啥的,虽然富邦不记得是啥了,但好像确实是一个很熟悉的名字——查了一下,原来是家大酒店啊。

吃好饭坐了一会儿,他要回公司睡午觉了,我们走到他停电瓶车的地方,他指着这电瓶车说花了六千多,我震惊地问电瓶车买这么贵的干啥,不是两千就够了吗,他说他老爸觉得便宜的电瓶车有爆炸危险;过了一会儿我奇怪他怎么还不上车,原来他车就停在公司楼下,这公司三楼还是棋牌室呢,公司的门牌相比棋牌室几个大字反而显得没存在感,这公司也太不正经了吧2333.


英雄莫问出路 行处即是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