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前一天。起来突然看到群里消息,朱姐说忘了提早订票,现在已经买不了票了……我赶紧跟旅行社的联系,以为总有操作空间,然而客服回绝的十分坚决,喂喂喂,票真卖完了?我可不信,1.3号的票不是库存20张,跟之后几天的天数完全一样吗,那就说明1.3号的票一张都没卖出去,怎么可能1.2号的票全卖光了?但既然人家不卖我也没办法,只能跟他说如果有人退票的话记得联系我。之后跟导游也打了电话,导游也是说票卖完了让我联系客服,这次想到了新办法,问能不能站大巴上——客服还是毅然决然的说だめ……放弃了

到了1.2,勉勉强强刚好在约定集合的7:40分赶到。上了车,惊异地看到车上竟然满是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阿黄还在狼吞虎咽。看来昨天的猜测基本落空了,还真是如同客服所说的一样,票已经卖完了。另外车上基本都是情侣,或者是多男多女结伴而行,偶尔会有几对都是女生,像我和阿黄这样两个大男人一起的,怕是唯一一队了吧。路上本来想着复习一下滑雪视频的,结果都在跟阿黄扯他的恋爱经过了,TM的大误会,他女朋友原来就是上次剧本杀的那个女生,我还想为啥照片跟她有点相像呢……一路聊下来,阿黄真的完全脑子里只有女朋友了,太离谱了,不过仔细想想好像自己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也有点这种感觉吧,阿黄可能太青涩了吧2333.勉勉强强抽空看了一下滑雪教程,然后就到了。

大明山滑雪场!还得先坐大巴,然后上索道。索道费不包含在买的门票里面,单程就得花80元……简直没有比这更坑钱的了,如果说想来第二次的话,这个索道费就几乎让我打消这个念头了。等到终于到了滑雪场,还得先租借雪具,今天因为是节假日,人实在太多了,租雪具要花很多时间,然后还要用储物柜存东西,在储物柜一旁的椅子上换鞋子,穿护具(护具应该早点穿上的),看到一旁的叔叔带了除臭剂(颗粒状)洒到雪鞋里,我这才想起还有这个好办法来除菌除臭,下次如果来玩一定带上,自己就带了棉鞋垫;花了老大工夫总算穿上,却感觉鞋子太紧,于是去换了一双42码的,感觉又稍微有点松,不过总比41码那么紧的要好。结果刚穿上42,才想起鞋垫还在41,赶忙跑过去,还好没被别人拿走,这下总算顺利迈入滑雪场了。

唉,仔细想来,为了跟阿黄汇合,我浪费了不少时间啊。一开始先试着进入滑雪板(哦,到头来还是不知道怎么调整释放值),这个倒是不难,然而当上板后,发现雪板完全不听我指挥,想往前滑,结果是往后倒车,勉勉强强用着雪仗前进到右边的拐角等着与阿黄汇合。汇合后,重温了一下教程,这才想起重点是用内刃,于是顺利起来,总算能不借助雪仗在平地掌握运动方向了,带着阿黄也这样练了一会儿后,我们决定上魔毯,进入初级赛道。

先在初级赛道掌握平行上坡、八字上坡。平行上坡并不难,然而八字上坡实在掌握不到诀窍,我想要不先往下去一点点,有点坡度后可能会更好练习八字上坡——结果只是那么一点点的坡度,滑雪板就直接加速脱离我的掌控,我也不知道怎么刹车,结果越滑越快,我只记得教程里说,如果感觉速度要脱离自己掌控了就自己主动摔倒,于是照做,意外的是摔倒过程非常自然,也没有感觉哪里受伤,是非常自然而然的摔倒过程。之后用平行上坡尝试走上去,一开始还用的不熟练,后来就渐渐熟悉起来了,主要就是要注意内扣。

上去了一段距离,感觉到达平地遥遥无期,干脆继续往下滑,然后继续摔,甚至还把头盔用来系紧的绳子摔断了,导致后面头盔只能半盖上,随便一摔就会掉下来……并不是所有摔倒都能正常身体往上坡倾倒的,好几次因为太快或者转弯,身体最后转了几圈是朝下的,这样很难起来,不过多摔了几次后,就渐渐掌握诀窍了——那就是想办法把身体翻到往上倾倒的方向,然后再用右手撑起来,这样到后面几次摔倒,我都能很快起身。起初摔倒加起身耗费了我不少能量。

差不多到第三、四次上魔毯后,我基本很少摔倒了,原因就是逐渐掌握了刹车的手法。起初我只想着把滑雪板靠拢,摆成八字,但其实核心是”内扣“,内扣+八字,其实也不难,很快就熟练了——但其实八字刹车体感的刹车速度有点慢,到后面几趟,开始渐渐的使用平行刹车,这样也能划得更久,刹车力度也更足,不过拐弯很难随心所欲。但总归是越来越熟练的,最后几趟甚至玩起了花的,一千只脚(有点危险,因为不熟感觉有几次身体很不稳差点摔),还有一次刚开滑因为前面有人差点摔倒,在即将失去平衡之时下意识的用了雪仗稳住身子然后继续滑,最后一把甚至主动拐弯帮别人捡雪仗然后丢给他。

练到一半时,我看初级雪场人太多,便想着试试中级场,基本没人。哇,中级场确实难,已经尽全力八字刹车了,但完全刹不住!看来是只能平行刹车……中间自己先感觉太快,主动摔了一次,然后再一直滑到下面初级场平地,发现速度太快还是刹不住,只得又主动摔了一次,这次差点撞到人。啊,下次一定要好好玩玩中级场呀。

魔毯。就是缆车啦,因为人太多,每次上车都要等好久……正所谓下山1分钟,上山二十分。第一次上魔毯的时候还战战兢兢的,毕竟穿着滑雪板上魔毯,还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叔叔告诉我雪仗应该自然下垂,之后在中级场又看到他了,原来是个教练呀,真是好心人。

且不说破掉的帽子,还有遮风面罩质量太差,味道重,而且太大了,戴上去不一会儿就掉下来,所以后来直接塞口袋里了;毛线帽戴上后就戴不上头盔了,于是也脱了;护目镜一开始还戴着,然而感觉用处不大,毕竟这里没风,是人工雪场,而且戴着并不舒服,所以也摘了;最关键的其实就手套,然而玩到第8趟左右,手套脱下来后翻不回去了……发现没有手套根本滑不了,还好阿黄不滑了,把手套借给我用,我这才能多滑两趟。

由于早上只吃了一点稀饭啥的,中饭又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吃——哦,写到这,我终于明白为啥美食区拿还有人戴着雪具也不嫌麻烦了——所以滑完第十次,感觉肚子饿的快不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还掉租的雪具,穿上自己的鞋子去吃饭。说到这还得提一点,来之前就想着要带士力架,可惜因为时间问题没带上——太可惜了,士力架这种速食能量零食真的很重要,下次一定要带上。跟阿黄在2L美食区汇合,我的天,冰红茶要8元?!要知道小区店铺里才卖2.5,这是3倍多的涨价了啊……最后买了感觉相对涨的没那么离谱的旺仔牛奶和士力架,话说吃完士力架再喝旺仔牛奶,会喝不出旺仔牛奶的味道。

回去喽!路上阿黄很累睡觉了,我则自顾自的娱乐,先玩原神,再看B漫,再看番,再回头看看魔笛,之后玩音游,不亦乐乎,根本不无聊。本来还和阿黄商量,如果车上肚子不饿的话就直接回家,结果还没到车上就饿了,自然下了车马上觅食,去了一家重庆火锅,虽然是重庆火锅,但并不麻,阿黄这次也收敛了,点了微辣。边吃边聊,谈到老吴,阿黄直接跟他发消息,然后几乎就这么做了下次去湖州玩的约定,其实也没啥好惊讶的,大家都是好朋友,有事直说嘛。

满足的一天,玩爽吃饱。


英雄莫问出路 行处即是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