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时隔多少年后,再次完整的看完一本书了。

一本书被成为经典、名著,果然是有它的道理在里面的啊;就这么一个复仇故事,却能引起我如此的共鸣。

邓蒂斯,多么真实、天真的一个年轻人!在自己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他毫不怀疑地全盘信任了维尔福检察官,对别人包装成好意的诡计没有去仔细思索,以为正义是随处存在的——如果我是邓蒂斯的话,恐怕也会有同样天真的想法吧,我也总是轻易地相信他人,敞开心扉……

最终邓蒂斯尝到了轻信他人的恶果,即便在狱里的一年中,他也没有怀疑过维尔福检察官一丝一毫,把他当作唯一的救命稻草。可当他遇到法利亚神甫,知道自己被欺骗了之后,他仍然选择去当一个正直、真诚的人,当巨大的财富就摆在眼前之时,他也没有放弃法利亚神父,他人性的崇高光辉实在太闪耀了——我以为他和我是相像的,但并不是,他没有任何人类自私的缺点。

那么,真诚是否就能获得成功呢?不,当邓蒂斯佯装遇难水手上了船后,他表现出来的,是沉着、冷静、勇敢,以及必不可少的技术实力,一个完全天真的人,还是无法从陷阱之中脱身而出。

之后的复仇之路,我起初很疑惑,为什么他要如此大费周章?并不同于网文小说那种低俗的复仇,即便足够有了复仇的能力,他却要仔细计划,布置了一个周密的可怕的大企划;我以为他并不憎恨仇人的家族,他确实是理性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坦懐面对仇人的家人们。当看到福尔南多众叛亲离的场景之时,我明白了为什么伯爵要如此大费周章。

对阿尔贝的处理,我觉得实在是大大丰满了基督山伯爵的这个形象。看似沉稳的伯爵,面对阿贝尔的决斗挑战,原来也会有贵族尊严受辱的想法;可当过去的爱人为了自己的儿子向他求情之时,他虽然愤怒,却还是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他无法拒绝过去爱人的请求,他多么高尚啊!

维尔福检察官相比另外两人,他的恶之程度似乎并没有那么重。当知道妻子就是家里的连环杀人犯时,他表现出了贵族的自尊以及法官该有的公正——而维尔福的家庭惨案,也是促进伯爵反省自己的复仇行为,让作品得以升华的缘由。

我曾以为,《圣女战旗》中德赛的宽恕,或许是欧洲人的普遍思想;可我立马就联想到了《基督山伯爵》这本书,其中的“复仇”主题不是与德赛完全相反吗?这成了我读这本书的缘由。看完之后,我又觉得两者并不冲突,基督山伯爵的复仇,是充满贵族高尚的复仇,并且在最后也醒悟到了复仇的残酷性,放了腾格拉尔一条生路。

全文的最后,伯爵对马西米兰说了这么一句话,总结了邓蒂斯是如何重获新生的:“人类的一切智慧就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


英雄莫问出路 行处即是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