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真是一部让我心情复杂的番剧啊。

早就听说其鼎鼎大名,在那个季度番里讨论度极高,不过当时并没有因此就去看。后来看到森宝发的说说,确认应该是一部名作了,所以在做番剧收录的时候很快想到了这一部番,中间断断续续,直到昨天晚上才终于补完了TV+外传+剧场版……紫罗兰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急躁,总是不能静下心来欣赏作品——但其中的原因,也许并不单单是剧情这一块。

也许这是我的偏见吧,但自从知道原作的作家是女性时,我就开始了这种臆想,固然,紫罗兰的每集剧情连贯性都不是很强——但即便不从整体来看,就每集自身的故事发展而言,也经常出现一些人物的心境变化、行动发展我无法料想到的情况,我以为,这是女性独有的情感丰富所产生的结果,再加上我本来就是容易动情但不细腻的人,所以更加导致了这样的情感理解偏差,为什么剧中人物在这种情况下,第一反应会是这样子的?我时常产生这样的疑惑,以至于觉得剧情的逻辑性有问题了。而这种难以理解,就会产生所谓的“出戏”,难以与作品产生共鸣。在男作家的作品里,我不记得有过这种经历。

除了这一点,TV版里讲了好几个不同的故事,但其走向发展太过相似、没有新意,也是我想吐槽的一点。总是从不理解、拒绝,到一番对话后突然就完全放下了心结——更何况我根本没觉得这段对话就怎么如此能打动人……类似的作品还有鬼灭,这真的称不上是一部名垂青史的作品该有的剧情设计。

最后几集,拒绝杀任何人的想法,说实话十分反感,且不说这种思想本身的错误性,从剧情逻辑来看,也没觉得Violet有不杀任何一人的必然性。圣母啥的真的大可不必……

刚刚讲到剧情每集的走向太过单调、重复,还有一点是最后一定会有煽情的高潮点,而明显可以感到剧组太过刻意煽情了。当然刻意煽情也不能说一定是个缺点,,但一是前面就出戏了,二是煽情的手法也很无聊、单调……就比如《情书》里,“佯装平静想把卡片揣进兜里,却发现不凑巧,我喜欢的围裙,上下没有一个兜”,日本人不是最讲究“月色真美”这样的含蓄之美吗,然而在这部谈论“爱”的作品中却完全不见踪影。过于急切地想要渲染感情,可能只会适得其反。

剧情的儿戏化。对于战争这块的描写其实比例也是相当多的,但场面过于儿戏了……有枪不用,一定要冲上来打;打了一枪,第二枪却迟迟不落,敢情您手上的是榴弹炮吗?

吐槽了这么多黑泥,不过TV版还是算得上一部佳作。最脱颖而出的点就是画面的雕琢吧,每一帧都可以截图当壁纸,差不多这种水平,此外,小细节的雕刻非常出色,BGM也是出色的,十分应景,声优的配音,赋予了角色灵魂,恰到好处,Violet起初我一直以为她是真的人偶,这点上声优肯定是有功劳的,石川由依的配音真的很到位。另外虽然我前面尽是关于剧情的黑泥,可其中蕴含的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还是传达给了我,朴实又真挚。

外传,唉,还是那个老毛病了,剧情走向太相似了,看到开头小木屋的回忆那段,后面的剧情就基本猜的七七八八了,然后艾米的转变也是看不出有任何逻辑……后半段剧情,泰勒来到公司,这里又不得不吐槽一点,你们就这么麻烦Benedict的吗?小女孩来找你的,结果弯个腰,鞠个躬,推给Benedict了?日本人不是最讲究“不给别人添麻烦”吗……然后最后姐妹二人也没见面,还要通过信的形式——到这边我是真的忍不了了,太拘泥于信这一形式了吧,搞得明明很煽情的场面,还得姐姐一个字一个字地把信读出来……

剧场版,啊,终于能达成共鸣了。剧场版用了一种常见的手法,让后人捡拾起前人的故事来开启描述,然而感觉并没用好这种手法,过去与现实之间的衔接极为不自然;在讲述了一部分TV版后面的生活后,讲到Violet给一个病重的小男孩写信,他想在死后把信寄给家人看,与TV版里的故事是类似的。说实话这个故事我也觉得没讲好,剧情逻辑还是有问题,他明明意识到了,却偏偏要在最后才道出真情,不留遗憾……然后最后又是读信落泪环节……最后终于是找到少佐了,这一段剧情我觉得终于合情合理起来了,少佐确实是太过温柔,满脑子消极想法的这种人,在起初拒绝Violet后,在最后终于幡然醒悟——当两人在海滩上面对面之时,我不由得感觉,下一步,应该是少佐亲上去吧;很快我便吃惊于我的这种想法,因为我一直觉得少佐对于Violet,应该是那种疼爱、怜惜,看着不谙世事的少女被迫站在战场,父爱或许不准确,但应该比恋爱是要更贴切于他的感情的,可为什么此情此景,我会觉得他应该亲上去呢?或者说,两人的感情,早已超脱了恋情这一形式,最终不过是回归恋情的表现形式而已罢了——

其实并不是觉得信这一形式不好,“言葉で言えなくでも、手紙ならできるかも”,这句话说的真好,只是有些剧情,用信的形式,我觉得太牵强了。总之,《紫罗兰永恒花园》的剧情问题实在太大了,就当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吧,至少我觉得这部作品难称佳作,瑕疵未免太过明显了。

补:至少Violet,她对少佐的思念确实传达到了我心里,不然我也不会在最后哭了出来,也不会能与插曲共鸣了


英雄莫问出路 行处即是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