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看完后,相比对于电影本身的评价,我产生的更多的,是对于自己欣赏艺术作品时出发角度的疑惑。

以前根本不记得自己有这样的倾向……不,或许有,只是埋藏的很深,没有像现在这样直白地表现出来;而现在完全地展现出来了,也就是“过于带入三观,从不尝试与贴上'恶'之标签的角色共鸣”的这种作品欣赏的态度。从可见的结果来看,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观影态度。刘若英饰演的女贼,因为她是一个贼,所以她所做出的金盆洗手、关怀傻根的举动,在我看来反而是更显其虚伪,刘德华饰演的男贼在其反衬之下,反而是变得讨喜了;这种思想一直蔓延下去,致使刘若英在剧中之后的各类行为,我总是能找到角度对其一通批判……最后的结局,唯独其幸存下来,甚至没受到任何法律惩罚……这让当时看完的我实在不能接受,可转念一想,为什么其他人就能看得如此代入,悲叹剧中人物的命运呢?

共情。归根结底,我渐渐失去了共情的能力。自私、残忍、 冰冷,也许在现实社会,没有人会说这么做有什么问题,但虚拟的艺术作品之中,如此冷酷的人,是很难享受作品的,通过深深反思后我体悟到了这一点。就好像最近看的《狩龙人拉格纳》这一部作品,作者把无理由就要毁灭人类的龙,刻画的重情重义,然后有人就很恶心这点,那想必他的阅读体验必然是糟糕至极吧,而站在上帝角度,或者说能普通看待,即便是敌对方也能认识到其闪光点的读者,在其看来两个种族都塑造的非常饱满,虽然敌对但只是信念上的不同罢了,那么她则会收获很多前者容易忽视的东西。

当然,纯粹的反派肯定是有的,根本不需要与其共情,到底这个有“恶”的一面的角色需不需要读者共情,读者可以很轻松地推断出作者的用意,其实这不就是经常说的“洗白”嘛。而我觉得,如果作者想要洗白这个角色,那么我就应该去尝试与这个角色共情,尽力发现其闪光点,这并不是扼杀自己成为一千个哈姆莱特之一的可能性,而是基于以下两点原因:1、与作者站在相同的角度,才不会被剧情恶心,收获更好的阅读体验;2、与之共情,才易于发现更多东西,被情绪左右,则易于忽视一些东西。更何况,与之共情,并不意味着完全扼杀读者自己的想法,只是让自己与作者站在同一条路上,之后的岔路可以自己选择;而抱着情绪阅读,那就根本连出发的那条路都不一样,最后得到的,很可能是歪到不知哪儿去的终点。

贴标签。其实共情就是为了不给角色贴上标签,无论是现实还是虚拟,贴标签都不可能是一种正确的、值得欣赏的行为。要多多与他人共情,这同样也是适用于两个世界的法则。即便是法律,罗翔老师也说过学法不是让人成为一个冰冷的工具人,所以说,要尽可能的共情,减少不必要的仇恨啊。

接下来回归正题,点评一下这部电影吧。

各个角色的塑造上实在是太丰满了,但我还是对有人情味但其实是玩忽职守的便衣警察、以及从头到尾感情做事疯疯癫癫的女主颇有微词。2004的电影,如今还广为使用的名台词也见到不少,比如“xx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狼都没伤害我,人怎么会害我”。

镜头演绎也是一绝。开篇两群贼偷手机的场景与拜佛人的镜头切换极有意思,以及后面经常出现的两伙贼的交锋场景也是让人看得津津有味。贼团伙的初出场,本以为会是个外行眼中的尴尬演绎,但从老头子金表滑落作为奖赏开始就精彩起来,整部剧也是花了极大工夫在展现这伙团体内部的各种脉络,毫不出戏。说到出戏,对,警察和女贼就是我觉得唯一出戏的角色,没能淋漓尽致的展现其应有的身份,不过女贼毕竟算是怀孕期多愁善感的妇女,这么演倒也是无可厚非,但警察这剧情表现确实是不符其角色设定的。

男主的心境变化,说实话实在难以揣摩。剧中大半时间,他都是一个精于技艺、高傲自尊的纯粹的贼,也是痛骂女贼的虚伪,傻根的各种淳朴也是丝毫没有打动他……他情绪变化的转折点,毫无疑问是听到女主告诉其已有身孕的时候,他突然就展现出了一个丈夫的担当与责任,甚至在最后,让人难以理解的,只是为了傻根的六万元钱,与老爷子生死互搏……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走向,但为了电影的悲剧化与艺术化,为了打动观众,这么安排确实是常见的,电影不能永远理性,不然那就是普通的现实了。

总而言之,不输“让子弹飞”水准的国产经典啊。


英雄莫问出路 行处即是梁山